她和顾小芳在急救室走廊里,争吵厮打得那么厉害,想必现在全医院的人都已经知道了吧。

他肯定也知道了,所以才会到这里来看她的笑话的。

“……”墨北宸没有在说话,左胸处那颗心脏,居然有了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。

他好像有点后悔了,后悔不应该如此跟她讲话。本想转移她的痛苦,不料这小女人生起气来,竟如此的感性,一直纠结着那个话题。

“现在可能全医院的人,都知道我秦雨筱,勾引了他刘宇航。认为我是一个无耻下贱的女人……”秦雨筱背着墙壁,无力的瘫坐下去。昂起脑袋抵触在墙壁上,努力让眸子里的眼泪哽咽回去。

墨北宸沿着楼梯下去,走到她的跟前,与他一起坐在楼梯上。

他用双手温柔的捧着她的脸颊,让她正视着他。

“眼泪想从眼眶里流出来,不是说抬头望天空,就能真的把它给逼回去。反之,若正常的对待自己的眼泪,等它流完了,不想流了,自然就没有了。

人是带有七情六欲的生灵,若逼迫自己不落泪,那么就不是生灵,而是死物了。”墨北宸口中的声音,不在显得那么的生冷。相反,与他的举动一样,显得格外温柔。“或许,现在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,最倒霉,又最委屈,难过的人。

可是在很多地方,比更倒霉,更不幸的人,还有很多很多。只是还没有遇到过罢了。

若真的觉得委屈,像刚才那种做法,完全就是正确的。把心里的压抑,全部都发泄出来,哭一场,吼一次,就没事了。”

“谁要听这些大道理,先偷听了别人的讲话,现在又装烂好人来安慰吗?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。”秦雨筱把墨北宸捧着她脸颊的手拿开。“这是我自己的事,我知道怎么处理……”

俏丽多姿短裤配吊带妹妹生活照

“这不是的事。”墨北宸霸道的捧着她的脸颊,强迫她依旧正视于他的面孔。“既然的话中,提到了我,那么也就是我的事。

是我把带入,目前这种不幸的地步,那么就由我来帮一起承担解决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怎么听起来,仿佛是他对她的异样表白呢?

“……”墨北宸没有说话,却用手指,温柔的为她,将脸上的泪水擦拭掉。

然后沿着她的脖子,将手伸到她的脑后,取下她零乱头发上的头绳。特别宠溺的为她,将头发梳理顺,最后再用头绳,将她的长发给完美的束起来。

秦雨筱愣愣的注视着他,同时他的目光,也落在她的眼球。四目相对,他的眼神布满了深情的光芒,宠溺到了极点。

炙热的呼吸,回荡在她的鼻翼周围,将她泛着羞涩红晕的脸颊,渲染得更加红润。

墨北宸那张俊美的面孔,在她漆黑的瞳孔中,越来越近,近得占据了她的整个眸子。

当他的嘴唇,快要落到她的嘴唇时,她迅速侧过身子,正对着楼梯的下方。

“我饿了,想吃东西。”她深呼吸一口气,立刻转移话题。

Tagged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