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股无形的力量,从身死的万鬼门弟子身上散发而出,融入苏寒体内。

苏寒对此毫无察觉,但他猜也猜到了,打杀一名万鬼门弟子,必然会增加怨魂印记的时效。

“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吧。”

苏寒看向黑衣青年三人,微笑道。

“想谈什么。”

黑衣青年神色复杂的道。

“我身上的怨魂印记,有什么办法可以抹去。”

苏寒淡笑道。

“这我们不可能告诉,如果告诉了,我们三人也必死无疑!”

黑衣青年沉声道。

另外两人死死盯着苏寒,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冷嘲。

“们有两个选择。

棒棒糖女孩微微一笑百媚生可爱图片

第一,不告诉我,我杀了们。

至于我后面会如何,会不会被们万鬼门抓到,跟们没有半毛钱关系了。

第二,们告诉我,我不杀们,不管们信不信,可以赌一赌。”

苏寒微笑道。

三人微微一怔,互相对视了一眼,心渐渐沉了下去。

苏寒给他们盏茶功夫考虑。

盏茶功夫后。

黑衣青年声音沙哑的道:“我可以告诉化解怨魂印记的方法,但除了不准杀我们三人之外,也不准外传出去,否则我们一样会被万鬼门查出,然后执行门规!”

“成交。”

苏寒笑着点点头,“我不会给自己平白惹麻烦,们应该明白。”

黑衣青年三人沉默了几息,随后缓缓抬起各自的手掌,取出一把匕首,在上面划了一刀。

鲜血,从他们掌心滴落在桌子上,三人各自在上面画了一道符咒。

下一刻,鲜血金芒一闪,变成了金粉。

“这些金粉,可以用来驱除怨魂印记,但它的量,只够驱除此刻身上的怨魂印记,若是再动手杀了我们,不会有足够的金粉。”

黑衣青年沉声道。

苏寒见状,缓缓走到三人面前,低头打量着这些金粉:

“怎么用?”

“撒在身上就行了。”

黑衣青年道。

“如果我撒在身上,怎么知道它起没起作用?”

苏寒似笑非笑的道。

“会看得见。”

黑衣青年神色复杂的道。

苏寒见状,便拿起金粉撒在了身上,下一刻,他感觉有一股气息从自己身上被逐渐剥离,随后化作一股黑雾,从他的七窍中滚滚流出!

这股黑色气流在苏寒面前消散,他仿佛还能听到一声声不甘的怒吼。

“们万鬼门的手段,果然诡异,嗯,至少在这诸天大世界中算的上防不胜防了。”

苏寒有些感叹,“把们的炼鬼塔交出来吧。”

“嗯?”

三人一脸震惊。

“们不会以为,我会让们带着它离去吧?”

苏寒一脸惊奇的道。

几息后。

黑衣青年三人一脸不甘的取出炼鬼塔,苏寒把死去的那名万鬼门弟子炼鬼塔也拿了过来。

一共四座。

“它们什么品级。”

苏寒淡笑道。

“上兵器,我这只炼鬼塔有七道天道铭文。”

黑衣青年冷声道。

“上兵器,五道。”

“上兵器,四道。”

“他那件也是上兵器,五道。”

“都是上兵器啊,不错。”

苏寒笑着点点头。

按照他锻造欺天面具的情况来看,别说上兵器了,就算是一件下兵器,对苏寒而言代价也挺高的,最普通的天道铭文都要三千神源。

这大概率,是因为系统被此界天道给压制了,需要更大的代价,才能达到目的。

“这么一件炼鬼塔,们说能换多少蕴道丹啊?”

苏寒似笑非笑的道。

“要拿它来换蕴道丹?这可是上兵器!内里还有我们用精血蕴养多年的鬼兵!”

黑衣青年怒道:“就算是给我二十颗蕴道丹,我也不会换!”

哦,大概二十颗左右,其余几件应该少一点。

按照一颗蕴道丹一万神源的价格来算,这几件上兵器相当于苏寒平白赚了七八十万神源。

获得七八十颗蕴道丹与获得七八十万神源相比,前者会容易的多,后者暂时来看,十分困难。

“怎么让它们认主?”

苏寒继续问道。

“,想做什么?不是我们万鬼门的弟子,炼鬼塔落在手上根本没有作用。

我们有专门的法决,利用精血,才能蕴养其中的鬼兵,没有法决,控制不了鬼兵,养出来也没有用。”

黑衣青年沉声道。

“那们把法决交给我就行了啊。”

苏寒淡笑道。

另外两名万鬼门弟子死死盯着黑衣青年,为什么还要提醒对方?

“我……”

黑衣青年结结巴巴的看着苏寒:“,拿法决也没用啊,不是万鬼门弟子,如果在外面施展这种手段,传到万鬼门耳中,那就不是夷三族,是夷九族了……”

“其他事就不用管了,反正我就算被抓,也不会告诉他们是们三人给我的。”

苏寒淡笑道: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咱们也干脆一些,我拿了东西,们早点离去。”

半个时辰后。

万鬼门的养鬼法决其实也简单,这同样是黑衣青年他们的修行功法,名叫‘炼鬼决’。

只要用精血蕴养鬼兵的同时,运转炼鬼决,就可以达到控制鬼兵的效果。

长此以往,鬼兵就如臂使指,让其向东就不会向西。

苏寒把三人打晕之后,堂而皇之的离开了这座酒楼。

但是没走多远,就看见玄夜被一群人围在中央。

苏寒本以为是万鬼门的人,结果一看,原来不是,只是一群年轻人。

“们拦着我干什么。”

玄夜皱眉道。

“是玄夜吧,我记得,脸上的伤怎么弄的,小时候可是我们之中最受女孩子喜欢的呢,现在怎么变得这般丑陋了。”

一名少年笑道。

“记得我?我们小时候认识吗?”

玄夜微微一怔。

“不记得我了?我是周升啊,小时候每次都被我打哭回去,不记得吗?是不是脸上这几道伤疤,让的脑子也坏了。”

那少年嬉笑道。

四周顿时响起一阵哄笑。

玄夜眉头皱了皱,就要离去,但其余人见状,立马上前推搡,不让他离开。

“这么多年不见,怎么见着我就走,堂弟前段时间被我打死的事情,应该知道吧,放心,我不会打死,只要跪下从我这里爬过去,我就让离开。”周升笑眯眯的开胯,道。

Tagged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