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强森药业、万通科技、柏威集团宣布撤离的时候,整个阳城同类型的中小型企业,顿时欣喜若狂。

他们本来都被三大巨头压得喘不过气来了,一个个都在苟延残喘的时候,强敌居然主动退却了?

虽然他们对于强敌主动退却的原因很是疑惑,但是,他们的心中是非常开心的。

因为当这些公司都离开了以后,他们终于可以活下来了。

除了这些公司非常开心之外,要说最开心的,就是萧奇了。

“距离一个月还有几天,这小子居然提前做到了?”萧奇很是愕然。

把三大公司赶出阳城,同样也是他的目标和任务。

虽然具体执行是龙隐,但是,他是监督。

当然,什么一个月的期限,是他自己加的。

他本来是故意为难一下龙隐,心中也早有准备,可能没有那么容易完成任务。

毕竟……有三大家族支撑的巨头公司,哪有那么容易赶走呢?

可是,龙隐居然做到了,这确实出乎他的意料。

被风吹过的清纯MM

当然,他的心中,是非常高兴的。

不过想到另一件事情,他动身去找龙隐去了。

见到龙隐,萧奇笑眯眯地对龙隐说道:“我早知道会把他们都赶走的,一直都相信,果然做到了。”

“那还不回去?”龙隐反问道。

这种事情,还用得着来跟他道贺吗?

而且,萧奇坐镇阳城,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情?

现在事情解决了,萧奇就没有理由在阳城了,早点回到京城才是正途。

萧奇笑呵呵地说道:“我在阳城工作了很多年,这阳城就相当于我的老家。我好不容易回到老家一趟,怎么可能不带点土特产,去给我的那些老朋友们呢?”

龙隐眉头挑了一下,问道:“缺钱?”

看萧奇那怪兮兮的样子,他哪里不知道萧奇是干嘛来了?“我虽然没有钱多,多少还是有点的。”萧奇微笑道,“不过也知道,我那些老朋友,一般土特产可是打发不了。只有那些比较特别的‘土特产’,才能让他们满意。这样

的土特产,正好那里有。”

龙隐淡淡地看着萧奇,没有回话。

“我要灵气科技!”萧奇干脆直接地说道。

龙隐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是我不给,而是我也拿不出来!”

“怎么可能拿不出来呢?不是都已经利用起来了吗?”萧奇急忙说道,“莫非,是舍不得给?”

龙隐严肃地说道:“所谓的灵气科技,是关于灵气的使用。

对于现在来说,我想应该不是什么秘密了,给也无所谓。

但是,更为关键的,是灵石。

灵石这种东西,我现在都没有找到,难道说们找到了?”

要是真的有灵石的话,他怎么也要一点。

“不是都已经获得灵石了吗?”萧奇急忙问道。“假的,是我用来忽悠人的。”龙隐没好气地说道,“还好我忽悠成功了,要不然克里森等家族不会那么容易就退走的。真要有灵石,我就不是这样的态度了。倒是们,那

么多矿场,挖出过灵石没有?”

萧奇长叹一口气:“哪有什么灵石,反正我是不知道哪里有灵石。”

龙隐眉头皱了起来,连官方都没有,难道真的不存在灵石?

可是,从他手中的那些空白灵石,他可以确定,这个世界必定曾经存在过灵石。

难道真的都被开采干净了?

萧奇瞟了龙隐一眼:“没有灵石也无所谓,其他的东西也给我们就行了。这些东西,说不定我们能够研究出什么结果来。”

龙隐淡淡地说道:“别做梦了,这些知识,没有几十年的研究,是绝对不可能研究出结果的。”

“那是怎么研究出来的?”萧奇诧异地问道。

“我……我天赋异禀!”龙隐无奈地回答道。

他得到的那些知识体系,是明台千年以上的研究结果,这怎么和萧奇解释?“而且,这些东西牵涉到更深层次的原因,我暂时不会把这些东西给。”龙隐正色地对萧奇说道,“很多东西,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。我现在没有办法跟解释,总之,我

现在也是在走钢丝。要是操作不好,天下真的会乱。所以,我不会答应的要求。”

他现在还在哄骗着凌霄阁那边,而凌霄阁那边,可是牵涉到太多的因素了。

要是所有的秘密曝光,凌霄阁必定发狂,结果谁也说不清楚。

虽然他透露了一点炼器的秘密出去,但是,他前面已经在伪装被夺舍了。

如果凌霄阁的人前来,他正好可以应付。

而要是把秘密给了萧奇,从萧奇这边走漏了什么消息,那就真的不得了了。

萧奇眉头皱了皱,沉思了半晌,才瞟了龙隐一眼,缓缓地说道:“那就先这样吧!

阳城这边的事情平定下来了,我是真的要回去了。

至于季涛的问题,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,我们已经失望了。

所以,要不了多久,他就会被调走了。

反正他招商引资了三个巨头公司不是?接下来,我们会顺势安排他去做点经济上的事情,等到没人记得他的时候,他就可以退场了。”

他坐镇阳城的这段时间,一方面是为了负责阳城的事情,另外一方面就是在考察季涛。

别看没有处理季涛,但是,季涛的一切行动,都在他的眼中。

明明都已经被警告了,还敢去联系詹姆斯?

这样的人,已经没有必要再用了。

所以,季涛的结局已经注定。

龙隐摆了摆手:“这些事情没有必要告诉我,我也没有兴趣知道。不过阳城这边,我建议们还是派个真正有能力的人来。

阳城现在发展得非常快速,要是如同季涛这样的人再来一次,所有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。”

“不是没兴趣吗?”萧奇斜睨了龙隐一眼,站起来拍拍手走了。

龙隐瘪了瘪嘴,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反正他和萧奇熟悉,也打交道过很多次了,彼此根本用不着客气。

刚刚才把萧奇送走,手下前来禀报:“九千岁,龙王殿的人求见!”

龙隐一听,顿时神情严肃起来。关键的时刻来了。

Tagged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