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南国皇宫,南聊拜见国王,“父皇,谢伯伯走了?”

国王点头,“送走了。聊儿,想来父皇这里打听什么?”

南聊挥手赶走下人,擅自坐在南国国王对面,“父皇,不是知道嘛。女儿还能打听什么。”

“哈哈,这心思,怎么说呢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。父皇帮问过了,他来是例行检查公司财务问题,没有别的事情。”

“那就好,多谢父皇啦。”南聊对国王行大礼,亲昵的挽住国王的臂膀,“父皇最好了。”

南国国王劝说道:“闵行已经结婚了,针对他妻子出出气就行,别真弄得两家下不来台。”

“父皇,女儿要的可不是出气这么简单。我不会认输,我要的统统都要夺回来,谢闵行我要,谢家我也要。”

“如果谢闵行没结婚,能把他捏在手心也是好的,毕竟到现在谢家一支依旧是北国人,他们的身份证是北国汉族,能嫁给他家,也是将他们绑在我国。可是呢,唉。”

每每想起这件事,南国国王便愤怒,无数次给他们至高无上的权利,求着他们给南国贵族的头衔,他们都拒绝,每次说的都冠冕堂皇。

这次竟然在北国设置分公司,国主总感觉他要失去谢家这块大肥肉了。要知道谢家每年上缴的税收,多的不可想象。

父女谈心结束,南聊回去的路上身边的菲佣带来了消息,“公主,刚才传来消息,朱焉真的给谢老爷打电话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南聊一时没注意自己的形象,惊呼道,“她疯了么还是真的蠢?”

紫春长白裙少女气质怡人唯美写真图片

有这样的合作伙伴,南聊气的脸绿。腰上的收腰带裹得她更不顺气,“来人,给我解开衣服。”

“是,公主。”

朱焉被南聊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,她才意识到自己哪里做错了。

南聊:“朱焉,私自瞒着我收买谢宅女佣多生事端,毁我计划,我原谅了。可竟然如此愚蠢,如此不过脑子,让打电话就打,要脑子何用?是唯恐不知本公主和这个小三是一起的么?”

朱焉有生以来从未有人如此辱骂过她,脾气上来直接和南聊撕破脸,“公主,我敬身份尊贵,对好言好语。不代表我朱焉是好欺负的,我们只是合作关系,需要双方的信任和最起码的尊重,事成之后我们各取所需。想败坏云舒的名声让她滚出谢家,我想拆散谢家只要谢庭,我们所需互不干涉。如果觉得我们还能合作下去,我欢迎,如果不能,大不了鱼死网破。”

朱焉半百年纪,被一个二十六七的下辈辱骂,滋味当真不好受。

南聊闭眼平缓她的呼吸,迫使自己冷静下来。“好,最后一次。最近别和我联系,的电话十有八九会被监听。”

“好,有事我联系黑衣。让他转达。”

“恩。”

谢闵行在国内抓到了泄露照片的狗仔,秦五吊儿郎当的问:“大哥,这孙子怎么处理?”

“交给老四,叮嘱他留半条命就行。”

南国泄露照片的人也被谢先生抓到,下人问:“老爷,怎么处置?”

黑色轿车后排的谢先生,刚毅轮廓鲜明,谢闵行和谢先生的侧脸还是有些相似,父子一样的神情,冰冷的吩咐,“们随意,留下半条命即可。”

云舒在谢宅整日没事陪谢爷爷下象棋,算是给了谢爷爷一个台阶,“爷爷,看我不给将军吃了。”

“个丫头片子,还想将我军,也不看看爷爷我叱咤战场多少年,怎会输给。”

“来呀,用事实说话。”

绿树凉荫下,一老一少对着一盘摆好的象棋开始对弈。

谢夫人在花棚中,采摘到新鲜的花束插在家中的大小花瓶中,摆置精美。

当朱焉知道南国和北国泄露照片的人都被打残后,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,谢先生去南国是做什么的了。

谢先生做事手段若说不残忍,怎会有谢闵行这样残忍的儿子?

他一点也不隐瞒此事是谁做的,甚至光明正大告诉众人,人就是他谢家揍得,为什么?“云舒嫁入谢家就是谢家的孩子,外界的人欺负小舒,就是欺负我谢家,我若饶了,闵行怕是会将罪魁祸首剥掉一层皮,倒不如我下手,还能留他一命,国王说呢?”

南国国王跟着谢先生的话语也义愤道:“确实应当如此。那幕后的人可查到了?”

谢先生摇头,“还未。”

南聊就坐在谢先生对面,为了掩饰自己的异常,她一直低头,才在谢先生眼皮子底下躲过一次。

南国国主好奇问道,“谢弟回国原来是为的儿媳出气来了,怎么不实话告诉我呢,或许我还能帮上忙。”

“您贵为一国国王,怎会因为小儿的事情劳烦您,这样未免太大动干戈,小舒也受不起。我这次回来一来是查公司的账目,二来也是为了我的孩子,不能让小舒白白受委屈,我们做父母的心中也难受。”

谢先生句句都离不开云舒,他对云舒当子女疼爱,这样的亲如一家人,南聊嫉妒了,在南国十年,她经常去谢门做客,大家总把她当客人,从未有过亲近。

“谢伯伯,伯母和爷爷知道小舒的事情,如何了?”饶是知道结果,南聊还要多问。

谢先生:“他们都在家陪小舒呢,没什么事。”

谢先生离开皇宫没两天,南国公主便因照顾感染风寒的皇后也感染了风寒,被南国国主下令看守起来,不得离开公主卧室。

朱焉火急火燎的联系不上南聊,黑衣也消失了。朱焉打开抽屉看到里边安静的放着云舒的休学申请单,她心思诡异起来。

谢哥哥如此看重云舒,拐了这么大的弯只为了替云舒出气,也为了向一直观察此事的众人说明,云舒的重要。朱焉拿起休学单,决定接近云舒。

谭岳是喜欢云舒的,他被父亲派到别的国家历练,如今看到云舒的消息,他马不停蹄的回国。

Tagged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