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龙隐有些意外的是,沈方洪那种脾气暴躁的人,居然有可能是内奸?

当然,他现在只是怀疑,而没有确定。

毕竟他没有拿到沈方洪的证据,而只是根据沈方洪的行为来分析的。

“沈老板,请坐!”龙隐微笑着说道,“没想到沈老板考虑得蛮快的,这么快就得到结果了。

现在,沈老板有什么要理由说服我吗?”

“我公司的实力,龙先生已经了解清楚了。”沈方洪一脸正色地说道,“目前大概就三四千万的资产,在众多老板里面,我的实力也是比较强大的。

对于宁安集团的产品专利,我也是很有信心。

所以,我想让利目前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来换取龙先生手中的产品专利。”

龙隐眉头抬了抬,惊讶地问道:“沈老板居然这么舍得?前面的时候,我想要对公司加大投资,达到控股的目的,还不愿意呢!

要是再给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那我差不多就要控股了吧?”

他心中对于沈方洪的怀疑,顿时加大了。

前面的时候都不愿意接受控股,现在居然为了一个产品,舍得给出百分之二十的股份?

白桦林微闭双眼更显妩媚

沈方洪微笑道:“这说明了我对于龙先生手中产品的诚意,也说明了我势在必得的决心。我相信,这个产品一定就是最符合我的。”

龙隐微微点头,故意沉思了起来。

片刻之后,龙隐才微笑道:“我确实看到了的诚意,不过这胃药虽然能够赚钱,却不是最赚钱的。

沈老板应该清楚,要赚钱,当然是赚有钱人的钱,才是最快的赚钱方法。

我们实验室刚刚研发出来一款产品,有着提升体魄强度的功效。

按照我们实验室的测算,普通人服用一个月以上,就相当于健身半年的效果。

而要是持续服用一年以上,身体的强度甚至比专业拳击远动员还要强大。

也就是说,体能会提升三到五倍左右。

这对于有钱人来说,几乎是一个必备的产品。

不但能够为他们带来健康,也能够为他们带来安全感。

唯一的弊端,就是这个产品比较贵。

当然,正好我们定位的客户是有钱人,这也是没有问题的。

我也是看到沈老板体现出了足够的诚意,所以,我才把这个产品拿出来。

但是,要想得到这个产品,我想要获得公司超过百分之六十的股份。

除此之外,还要另外追加一千万给我。”沈方洪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,很是疑惑地说道:“龙先生,为什么一定要追加一千万呢?刚刚才投资给我两千万,我还说正准备扩大生产呢!要不,我继续用股份来抵消

,如何?”

龙隐摇了摇头:“股份我只要百分之六十,就差不多了,再多也没有用了。

虽然我确实投资给了两千万,但是,这个产品的生产并不难,剩下的那一千万,足够生产出来了。”

他完全就是在故意为难沈方洪,进而判断沈方洪是不是内奸。

“这条件也太苛刻了!”沈方洪摇头,“我还要去买设备,收购材料,还要投资广告,这种种算下来,一千万根本不够啊!”

龙隐笑呵呵地说道:“忘记我说的可以解决原材料的问题了?”

他确实给出了一个能够强身健体的药方,生产出来的产品,也确实有类似的功效。

但是,这个药方里面的一种叫做菊基草的药材,已经被他替换掉了。

这种菊基草,和普通的茅草非常像。

要是这沈方洪真的是内奸,敢把强盛健体的药方送给强森药业,那龙隐就敢把茅草卖给强森药业。

而茅草,就是路边的非常常见的一种杂草,药用价值不大,在南疆的路边、山坡上,到处都是……

而真正的菊基草,却是很少见的,价格也比较贵。

由他来提供原材料……他准备把垃圾当成黄金来卖!

至于说药方,用茅草生产出来的药品,因为少了菊基草的药性,只有短暂的功效。

也就是说,同样也有效果,只是效果不明显。

而且,停止服用以后,效果很快就会消失。

当然,要是沈方洪不是内奸,那沈方洪就算是捡到宝了,有了安身立命的基础。

一番磋商以后,沈方洪最终同意了龙隐的条件。

把公司的股份,加上前面已经给的,累积起来超过了百分之六十。

同时,还要补贴一千万给龙隐。

而龙隐,付出的是强身健体的药方,同时还要负责沈方洪的药材供应。

随后,沈方洪离开了。

当沈方洪离开以后,龙隐的脸上,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冷笑。

沈方洪让步越多,他就越怀疑沈方洪。

一个公司的股份,被人控股超过百分之六十,这已经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了。

更重要的是,在被强森药业打压了这么久,沈方洪应该是非常缺钱的。

好不容易从龙隐手中拿到两千万,应该是非常珍惜才对。

但是,为了拿到药方,硬是吐出来了一千万。

种种事情,都表明沈方洪另外有经济渠道,要不然沈方洪不会一心想要拿到他的强身健体的药方。

他几乎已经确定了沈方洪是内奸,剩下的百分之一,那是留给意外。

龙隐刚刚和沈方洪交谈完毕以后,又进来了一个斯斯文文的青年,名字叫做石磊。

据说是白手起家,推销保健品行业起家的。

赚到钱以后,就自己投资生产了。

依靠着自己的销售渠道,居然把新公司做得有声有色。

这应该是一个人才。

可惜,在龙隐的灵魂视野中,这个人刚才单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待了很久才出来。

然后,新一轮的试探开始了。

一天时间,很快就过去了。

而龙隐,也单独地和二十三个老板一一交谈。

他发现,那些越是考虑得时间漫长的人,反而是越有自己的底线。

而那些越是轻易决定的人,考虑时间都很短,就比如沈方洪这样的人,基本上几分钟就考虑清楚了。

这样的人,有三个。一个是沈方洪,一个是石磊,还有一个是姜潮!

Tagged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