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隐伪装了身份,和九个人一起,去了金元寺。

而身后,监察者和武盟的人,也缓缓压近金元寺外围,等候接应龙隐和那九个人。

敢死队的九个人,武功都算不上是最为顶级的。

最高的,荆雷也不过七重天。

最弱的一个,甚至才四重天。“们进入金元寺范围以后,尽量不要杀人。”龙隐吩咐道,“们要做的,是破坏他们的房子,把他们的房子给点燃了,尽量引起巨大的骚乱。三十分钟以后,们撤退。

三十分钟的时间,他应该能够把土神人像送进粮仓里面。

“我们誓死完成任务!”九人喝道。

随后,九人光明正大地闯入了金元寺。

刚刚才闯入金元寺,金元寺的骚乱顿时就起来了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度厄大喝道。

这几天,他是真的有些发愁啊!

气质清纯可人元气少女青春阳光写真

当没有了人工以后,整个金元寺的扩张,顿时就停了下来。

这周围,通过这几个月的时间,已经修炼起了三四百套房子,让原来孤零零的金元寺,顿时壮大了无数倍。

更重要的是,通过金元寺在这段时间的运作,居然有一两千人的规模,这是度厄非常满意的事情。

人多了,当然就需要吃东西。

所以,度厄才找周围的这些民众“化缘”,让周围的民众捐款、捐粮。

要养两千多人,没有足够的粮食怎么办?

所以,在金元寺附近,度厄让人修建了一个巨大的粮仓,把所有的东西都存在那里了。

因为金元寺远离市区,不存储粮食,怎么过冬?

等到大雪封山的时候,他们吃什么?

粮食有了,钱也有了,金元寺免费劳动力也有了,试问金元寺怎么可能不强大?

可惜的是,监察者怎么就不让他们强大呢?

现在断了他们的人工,就靠金元寺那点人,怎么修建?怎么兴盛?

现在他们已经与世隔绝,没有办法和外面联系,派出去突围的那些人,这么久都没有消息回来,想来是落在监察者手里了吧?

更麻烦的是,当断了电以后,整个金元寺上的乱象开始了。

这群人,已经无聊透顶了!

找不到消遣的地方,都在闹事啊!

他虽然纠结了一部分人诵经上课,但是,这群人顿时开始有些不满了。

因为,这和那群人想要的生活,差别也太大了吧?

他们来到金元寺,可是当神仙来了。

什么时候,神仙还要干工地?什么时候,神仙还要诵经?

神仙……不是天天吃了睡,睡了吃,想玩什么玩什么的吗?

所以,有一部分人开始闹事了。

但是,度厄手中有佛宝。

有人闹事,他直接用佛宝控制人,不就行了?

可惜的是,这佛宝也不是一直都能控制人的,控制人一段时间以后,被控制的人就会失效,要重复控制才行。

更重要的是,他没有办法控制几千人。

其他的那些人,那都是他故意展示给其他人看的,都是混吃等死的废物。

而他真正要控制的,是那些高手。

那才是他以后金元寺的底蕴。

现在听到有人又在闹事,度厄的杀心就起来了。

“真当我不敢杀人?”度厄冷冷地哼道,“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,要是那些混吃顿时的废物还敢闹事,给我宰几个。

现在外面都被监察者封锁掉了,他们还敢往哪里跑?”

他派遣徒弟去查看情况,片刻之后,徒弟回报:“师父,这次不是他们闹事,是监察者派人进来了。

他们在烧我们的房子,看样子是打定主意让我们没有地方住了。

看是不是赶紧派人去把他们都给宰了,再烧下去,我们的房子就更不够了。”

“监察者来的高手?”度厄的神情顿时亮了起来,“宰什么?我现在就缺高手,等我去把他们度入金元寺。

有了高手,就算金元寺待不下去了,在他们的帮助下,去了其他地方我也能东山再起。”

要是给他大量的高手,他干脆就带着人冲周围的包围圈。

在大量高手的开路下,这根本不是难事。

随后,他拧着木鱼,亲自出动去对付闯进来金元寺的那几个人去了。

而另一边,龙隐看到金元寺的混乱已经起来了,他知道机会来了。

而且,他只有三十分钟的时间,必须要尽快解决才行。

首先,他放出巫蛊:“去寻找几个大一点的生物,把它们都给控制了。”

把意思传递给巫蛊以后,让巫蛊去解决就行了。

片刻之后,一只巨大的老鹰飞了过来。

但是,这只老鹰眼神是呆滞的,已经失去了活力。

在龙隐的感觉里面,这老鹰已经成了他的巫蛊。

看样子,巫蛊已经寄生了老鹰,让老鹰成了一个傀儡。

“做得好!”龙隐给巫蛊小金传递了一个信息,“去粮仓附近看看,有没有可以进入的地方。”

毕竟,即便是已经寄生了老鹰,也要能够把木人像送进入粮仓,才算数。

老鹰立刻冲霄而起,朝着金元寺下面一栋巨大的房子飞了过去。

其他都是小房间,而几万人的粮食,也必然要有大房子来存放,这个地方,自然就是金元寺的粮仓了。

老鹰绕着粮仓飞行了几圈,把信息传递了回来,完全有足够的空间,可以进入粮仓。

实际上,金元寺虽然修建了粮仓,但是,以金元寺的能力,能够修建多优良的粮仓?

再说了,粮仓最为重要的一个特性就是要通风,又怎么可能把粮仓封闭起来。

所以,完全有太多的空隙可以进入粮仓了。

既然有了空隙,龙隐立刻把土神木人像,交给了老鹰,让老鹰抓着,送进了粮仓里面。

而另一边,度厄手中的佛宝,确实能够感觉到强大的生命气息的靠近。

但是,对于一只老鹰来说,谁会在意?

尤其是西北的地方,老鹰和大雕也不是很稀罕的事情,所以,金元寺上下,根本就没有人当回事。

再说了,以金元寺那帮乌合之众,连粮仓都管理得松松垮垮的,又怎么可能在意一只老鹰飞进去?而且,度厄正拿着佛宝,去对付那监察者的那几个人,他哪有时间去管其他的?

Tagged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