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玲以前也是参赛过很多年的,一开始还带着认真的心态参赛,可后头就越发的不肯认真比试,一到有危险就主动投降认输。

这倒不是她不够积极,而是金蚕观那边的人,确实心术不正,动不动就要出杀招。

归元宗在大比上损失的弟子不少,重则丢了性命,轻则修为毁的都有。

一来是弟子们惜命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二来是宗门惜弟子,怕这些不多的弟子都被人霍霍完了。

于是乎整个宗门都秉持着“友谊第一比赛第二”的宗旨,没人再去认真关注过大比了。

今年因为言瑾的出现,宗门突然有了希望,上头的掌峰长老等人不说,就是底下的这些弟子,表面上吊儿郎当的,可实际上心里也憋着一股气,想让师妹赢下比赛,扬眉吐气。

那些看似一入住就跑出去“玩”的弟子,实则是出去打探消息去了。今年的大比场地如何,比哪些项目,比试的规则是否与以往有变等等,都得打听清楚了。

除了这些弟子,各掌峰也没闲着,四处走关系套近乎,想套出金蚕观那边今年参赛的都是些什么人,各有什么本事。

一行人都为着言瑾一个忙碌着,到了这一天终于信息收集的差不多了。可正主言瑾还在屋里“闭关”呢,这不是把人给急坏了吗?

眼看后天就要大比了,她还什么都不知情,于是就有人说要把言瑾抓出来,给她好好“补补课”。

朱玲便是这个来抓人的了,好在言瑾也知道轻重,听了朱玲的话,便乖乖的跟着她去了前厅。

去到前厅她才发现,居然几乎所有人都挤在厅里了。

纯真小妹的俏丽灵气

“来了来了!”不知谁叫了一句,原本鸦雀无声的大厅,顿时沸沸扬扬了起来。

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开口叫言瑾,说什么的都有,声音大的屋顶都快被掀翻了。

顾清风出来稳定场面,喊停了众人,又对已到跟前的言瑾道:“此番叫你来,是有些事要嘱咐给你听。”

掌峰的信息都汇总给掌门了,便由顾清风告知此回参赛的弟子有哪些,分别是什么修为,有什么本事。

顾清风拿着记录的本子在那念,念得缓慢且仔细,生怕言瑾听漏了。

言瑾这边听得都快打哈欠了,听到最后她朝顾清风伸了伸手:“掌门还是把这本给我,我自己背还快些。”

顾清风怔了一下,这才想起来,他们这么费劲干啥,这女娃最擅长背东西,不如就把收集到的信息写下来直接交给她看就好了。

朱玲这边一看这情况,忙转身去各个弟子那里收集他们打听好的情况。每个人都有记录,这些记录加在一起十个玉简,都用芥子袋装了起来,一起交到了言瑾的手里。

言瑾拿着袋子说了句:“那我回去看,各位放心,我一定做好准备。”

说完她就回房去了,留下的众人一看任务完成,这才安心的真的吃喝玩乐去了。

言瑾回了房后,给金钩银铃两人放了假,其实她的准备也做的差不多了,只不过未雨绸缪想多做点东西防身。

现在既然有这些信息要看要背,自然就得把手头的事放下。

金钩银铃好容易得了闲,也不客气,打了声招呼就出去玩去了。

言瑾终于一个人独处了,这才把所有的记录玉简,和顾清风的那本册子拿出来,仔细的看了起来。

看着看着,她忍不住吐槽了:“这也忒恶心了,既然是宗门大比,那怎么不按宗门总分算,只看谁最强,哪个宗门就赢了?”

原来这宗门大比,最后只有一个胜者。比赛的环节也十分奇葩,虽每个环节都有比赛,但并不淘汰人。

只有在最后战斗的比试,才会有淘汰制。而赢家也只在战斗比试结束后产生,也就是说前头无论炼丹炼器画符之类的,有没有格外出众的弟子,那都没用,拳头硬才是真理。

难怪归元宗年年都输,打不过人家,炼丹炼器那些再好也没用。

而金蚕观也似乎并不在乎炼丹炼器的修行,只在乎打斗方面的强化。于是一年比一年强,开始归元宗还能和金蚕观打个不分上下,越到后头就越成了一边倒的碾压。

零号在她耳边道:“炼丹炼器画符这些也有加分,不然也不用比了。”

言瑾气愤的道:“那加的也太少了?炼丹就算第一,也才加10分,你看看武斗一项,八强就加10分了,四强直接加50,更过分是第一居然加500。这规矩谁定的,还要脸不要?”

零号沉默了片刻:“大比原先就是整个赤云大陆的宗门参加,虽是皇族开展的比试,可当初比试的规矩是由各宗门一起定下的。那个时候归元宗乃赤云大陆第一宗门,其余的宗门都是小宗门,说话没什么力道,所以……”

言瑾一怔,嘴角狂抽搐。

所以,这规矩应该是归元宗出的主意定下的了?难怪她总感觉里头不要脸的气息那么熟悉……

“胜者只有一个,谁胜谁在的宗门便是第一宗门,这规矩也是归元宗定的咯?”言瑾想都不用想,很肯定的问出了这句话。

零号的沉默,已经很明显的说出了答案。

言瑾无语的直扶额,这是什么沙雕宗门啊,你自己不要脸的恶果,现在自己吃到了?

“可归元宗即便以前定下的规矩不要脸,当需要他们的时候,他们还是会扛起第一宗门的责任,马上站出来保护众生。”零号赶紧安慰道:“不然也不会因为那次大战,损失了那么多人,导致现在的情况了。”

言瑾叹了口气:“所以说这群人虽然不要脸,但还算善良,你是想说这个吧?”

零号忍不住吐槽道:“你总说人家不要脸,你好到哪里去?”

言瑾默……片刻后她无能狂怒,口吐芬芳,由于语言过于激烈,零号最后关闭了语音连接选择不听。

言瑾骂归骂,还能做到一边骂系统一边背,背了一天的书,她嘴就一直没闲着,等书背完,她嗓子也哑了。

Tagged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