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帝宫皇极殿,百官会审游庭坚之后,早朝依旧在如火如荼的进行。

早朝暂休十余天,各部官员所要汇报的事情的太多,同时这大夏历九十年,所有人都清晰地感觉到了年轻帝王身上的不同。

锋芒毕露,锐不可当!

赵御登基尚短,但是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足以载入人族发展的史册,而经过半年的沉淀与积累之后,这位少年无敌的人族大帝,还能做到什么程度,足以让所有人期待。

昨夜的神京城暗潮汹涌,杀机四伏,而光州广域城东的万剑山,同样极为不平静,此起彼伏的剑鸣之声,夹杂着震耳欲聋的兽吼和龙啸,几欲将整个天穹都撕裂而开。

剑生拼尽全力,甚至顶着元气耗尽的巨大反噬,将万剑阁弟子们含怒施展而出的剑阵通通卷回,但是依然有一柄漏网之鱼,直袭少女游蕊儿。

司马安南有无数方法可以阻止那柄早已是强弩之末的道魂之剑,但是他偏偏选择了最容易表达其愤怒的方式。

用自己的肉掌,硬生生将这柄剑捏碎,然而其实就连司马安南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愤怒。

是因为自己突然遇到了袭击,亦或是身旁那个姑娘?

正如他曾所言,情,算不出,不知所起,难以看透,却一往而情深。

随后心中愤怒的司马安南,并未给曾经相识的剑生太多面子,直接自怀中拿出一张搜捕令,张嘴出一声怒喝:

“根据司天塔山海图显示,前朝大逆山文柏进入尔等万剑阁,白帝宫下令,由吾率大夏怒兽军前来追捕,这是司天监,刑部,光州太守府共同签署的搜捕令,现责令尔等让开山门,否则以包庇罪论之。”

雨天娃娃高冷外拍

司马安南吼完,未给予剑阁弟子们太久反应时间,直接拉着游蕊儿向着巨大的剑形山门踏步而行。

本就满怀怨气的万剑阁弟子们自然不愿,纷纷堵住山门,发出阵阵怒吼,随后不用司马安南下令开口,二千位怒兽军瞬间释放出远古遗迹生物道魂,向前狂冲。

无数体积庞大的远古巨兽展露于天际,古老狂暴的气势向外疯狂席卷之间,巨大的万剑山甚至开始不停颤抖。

刹那间,整座山峰除了属于剑的锋芒之气之外,被一股来自远古遗迹大陆的浩瀚凶威强势入侵!

此时整个神州浩土之上,能够正面硬撼怒兽军的宗门根本不存在,因此当五头遮天蔽日的黑龙翱翔天际之时,整个万剑阁的山门,毫无意外地被怒兽军直接踏破。

短短半刻钟,上万名剑阁弟子横七竖八地躺于地上哀嚎,司马安南和怒兽军下手很有分寸,这些弟子们虽然无性命之忧,但是于伤上加伤的情况之下,定不会好受。

万剑阁中心,宗主高阁,剑阁十位长齐聚阁楼一层,眉头紧锁,面色凝重,他们已经在此处坐了整整一夜,而这些长老们的周围,上万名剑阁弟子们密密麻麻将整个宽阔的大殿全部坐满,闭目调息者有之,凝神思索者亦有之。

换而言之,所有万剑阁之人,除却山顶葬剑湖中,依旧闭关冲击圣境的宗主慕容和之外,其余全部被关押于此。

初晨的光芒自阁外照射而入,越来越多的长老和弟子们自调息之中苏醒,随后纷纷看向所有人的最前方,那儿有一位闭眼调息的少女。

少女面容普通,但是却极为耐看,尤其是两道剑眉,平添了一股英气,接着一位长老的询问声,轻轻响起于阁楼之内:

“少阁主,此时朝廷的军队已经控制了整个万剑山,我等甚至不知道的山顶湖中宗主的情况,这接下来,该如何行事?”

长老的声音刚落,清丽的回应声便直接自剑生的口中说出:

“等!”

语毕之后,剑生直接睁开双眸,望着前方那乌泱泱坐着的一大片剑阁弟子,目光之中有着以前从未有过的威严,而深知犯了大错的弟子们,纷纷低下头颅,面露愧色。

“区区两千军士,便可以将我等上万名弟子冲击的溃不成军,囚禁于此,想必此刻尔等也应该明白大夏王朝所拥有的力量是如何的庞大,收起你们内心那莫须有的骄傲,因为我们手中的剑,并不是固步自封的理由!”

剑生环顾一周,清冷的声音继续响彻在阁楼之内,此言一出,虽毫不留情,但是剑阁弟子们望着周围歪歪扭扭的惨状,面色一愁,他们也知道这是怒兽军手下留情,随后属于剑生的声音继续响起:

“怒兽军围而不杀,且并未取我等性命,想必白帝宫里的那位另有深意,此时都给我在此安心等待,切勿再行那不理智之事,我将于今日晚些时候,亲自进京面圣。”

万剑阁中心处的阁楼极高,虽不及神京城司天塔那般直入天际,但是依托着整个万剑山的地势海拔,使得位于阁顶之人,好似坐于云端之上。

此时,此阁的阁顶,司马安南和游蕊儿二人盘坐,昨夜来回奔波,使得并未休息好的少女游蕊儿此时正用手撑着脑袋,打着瞌睡,而面容俊朗的司马安南,则挺直腰背,注视着前方不断翻滚的云雾。

高阁之外,云卷云舒,伴随着半轮烈日缓缓升起,天际之上洒满整个橘黄色光芒,一出绚丽壮观的日出之景,于司马安南的眼前缓缓展开,美轮美观。

如此景色难寻,因此司马安南抬手,对着身旁的游蕊儿的脑袋瓜上轻轻一弹,开口道:

“游蕊儿,起来看日出了,否则今日错过,以后想再看,可没这个机会咯。”

“哎哟!”

游蕊儿吃痛,发出一声低呼,随后她猛地睁开眼睛,做势抬手便要打身旁的司马安南,后者赶忙抬起手指,放到嘴前,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接着抬手指了指前方。

游蕊儿转头,在那一瞬间,整一轮烈日自云层之下完全一跃而出,整个天际上空光芒大放。

“哇!”

少女张嘴发出一声惊呼,眼眸之内充满了雀跃的神采。

剑阁日出的美景一闪即逝,明媚的朝阳洒在少年和少女的脸上。

红红的!

Tagged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