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悦亲了下少女的脸庞,“当初勾引我的时候可都知道是个厚脸皮。”

秦笑笑咕哝嘴唇,她说道:“那不一样,我勾引只有知道我不害臊。可我未婚就成为女人,我多不好意思。”

“年前都是我女人了,年后不好意思个什么?”

“那会儿杨妈只是觉得我和在一起睡觉,躺在一张床上又不会发生这种羞羞事情。我觉得我刚才那一声杨妈都听到了。”秦笑笑指着花洒,她说:“这水流声,杨妈的怀疑都得到肯定了。”

杨悦点了下秦笑笑的脑门,“啊,就是自己吓自己,心虚。”

洗过澡,睡前秦笑笑还在说:“以后劲儿小点,别和今天一样,要不然我控制不住总想开口和说话,一开口声音就变味了。”

杨悦呼吸在秦笑笑的头顶,他用被子盖紧秦笑笑,“睡觉。”

“别嘛,我们俩说会儿话。”

杨悦:“无话可说,只有事可做。”

秦笑笑从被窝爬起来,“什么事儿?”

杨悦看着她的眼神满满炽热,他喉结滚动,朝秦笑笑招手,“来我怀里,我告诉。”

秦笑笑心里有个想法,有些不确定。

治愈系清纯美女午后写真图片

等她还没动,杨悦拽着她脚给拉到身下,“知道是什么了么?”

秦笑笑鼓起嘴子,她冲身上的人说,“杨悦,我警告,不许再来了!”

“那睡觉么?”

“……睡。”

杨悦侧身,躺下,胳膊让少女枕着。不到三分钟,秦笑笑说:“我们聊会天儿吧?”

“闭眼。”

秦笑笑好奇宝宝问:“为什么?”

杨悦:“送个礼物。”

秦笑笑立马闭上眼睛,“我闭好了,快说什么礼物。”

杨悦唇角勾起,露出他的狐狸尾巴。

抱着秦笑笑在身上,拦着她的腰变去亲吻她的唇,另一只手分开她腿,跨坐在他的腰上。“不是爱熬夜么,今晚就熬一整夜。”

“我不……唔。”

秦笑笑两条腿瞪着想离开杨悦的身子杨悦都摁着她的双腿,“不睡觉就是这样的下场。”

秦笑笑脸色羞红,“我明天会起不来床,杨妈会怀疑的。”

“呜呜,我现在想睡觉,我发誓我睡觉不和聊天了。”不就是不睡觉,结果半夜又被拉着压榨一番。

次日,她果然醒晚了。

下楼见杨妈心都是虚的,但是杨妈一如既往的热情,“穗儿,醒了啊,快来吃饭。我刚学的蛋包饭,尝尝味道怎么样。”

秦笑笑手捂着脖子,“好,我吃。”

秦笑笑坐在凳子上拿着到倒茶开始准备吃杨妈心做的蛋包饭,一边的杨妈板着凳子坐在秦笑笑的面前,她眼睛时刻盯着秦笑笑的嘴巴,“穗儿~”

杨妈眼神笑眯眯不眨眼的盯着秦笑笑,秦笑笑的心虚。特别是杨妈一直看自己的嘴巴,让秦笑笑以为杨妈再看她的把脖子,难道是……

秦笑笑立马捂着脖子,脸红的低着头。

“穗儿,感觉咋样?”杨妈问。

这是她第一次做蛋包饭,网上人家都说喜欢吃,也不知道自己家的孩子喜不喜欢,自己都没舍得尝先让麦穗吃了。

秦笑笑则误以为杨妈说的是自己和杨悦的事儿,她咬着叉子点头,“还行。”

秦笑笑脸红如血,杨妈还以为是秦笑笑吃这个过敏,“穗儿,脸怎么红了?”

秦笑笑手敷衍,“真的么。”

她是想到晚上事,一些事情被杨妈知道自己心虚。

“别吃了,杨妈去给煲鸡汤,那是大补的食物。”

秦笑笑脸色更红了,她心想:杨妈一看就是什么都知道了。看,她还说要去大补!在古代的时候人家新婚夜第二天早上都会用大补的东西来让女生吃,为的就是以后好怀孕。

秦笑笑趴在桌子上捂眼没脸见杨妈。

杨妈还不知道自己造成了多大的误会,她害怕秦笑笑是免疫系统出现了问题,毕竟现在天冷,杨妈担心秦笑笑抵抗力下降。

秦笑笑趴在桌子上,杨妈又说:“昨晚是不是又熬夜了?”

秦笑笑发出鼻音,“杨妈我求别说了。”

“啧,说这孩子。少爷今晚回来,我非要说说他去。”

连个孩子也照顾不好,晚上还熬夜。

杨妈觉得秦笑笑趴在桌子上就是因为昨晚睡得晚,又在玩儿手机了。

秦笑笑泪奔,她觉得杨妈是想告诉杨悦,晚上别做那档子事儿,晚上让自己早点睡觉。

华丽丽的误会让秦笑笑拿着东西直接出了家门。

她给杨悦打电话,“在哪儿呢?”

“公司,睡醒了?”

秦笑笑看着面前的一栋楼,她说:“现在来一趟淮海北路和青年街的交叉口来找我!”

杨悦问:“这么早就出去了?”

秦笑笑赌气的嗯了一声,“不管了,快点过来,晚了我就不等了,哼,以后也不原谅。”

杨悦以为自己哪儿又惹怒了少女,许是晚上她不要来,自己软磨硬泡的让她身体不适吧。“我现在去。”

“嗯,带着的身份证,过来付钱。”

杨悦意外,付什么钱?

他坐上车,在导航上输入:淮海北路和青年街交叉口

导航自动蹦出来的一个地名让杨悦沉默。

几秒钟后,他踩着油门快速往少女的地方去。

民政局门口,别人都成双成对的走进去。秦笑笑一个人蹲在马路牙子边,看着来往的车辆,数着时间。

十分钟后,杨悦将车停在路边的停车区,他下车慢慢朝少女走去。

秦笑笑手托着下巴,口袋鼓鼓的,仿佛塞了不少东西。

杨悦走在路边,他高大的影子盖在秦笑笑的身上,影子来袭,秦笑笑扭脸起身。她脸羞红,手揣紧口袋摸着那两个紫红色的本本,“杨悦,知道我什么意思么?”

杨悦问:“我户口本怎么找到的?”

“嗯……别管我怎么找到的,先说9块钱,掏不掏?”

杨悦掏出口袋,他第一次身上带零散的一块和五块,他说:“半路我特意找人换的。”

Tagged :